Home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天下倾歌
天下倾歌by春秋纨绔 靖云良苏清玄章节目录

天下倾歌

主角:靖云良苏清玄 作者:春秋纨绔
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1-01-26 19:11:45

天下

少年一笑,霁月清风;少年拂袖,潇洒如风。皇太孙叹恨:可惜这么个美人师父,竟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。上搅朝堂下整家常,尔虞我诈倒打一耙……好不容易斗倒了奸佞,收复了楼兰,皇帝乐得让皇太孙娶楼兰的其欢公主为妻。皇太孙不解。什么?其欢公主不是早就死在师父他爹手上了吗?不是。师父你堂堂君子怎么能女装参加我婚礼?
展开全部

到底“师”命难违,最终靖云良还是木着脸,跟着神情怪异的侍卫来到了苏家的席位上。

“大公子。二公子说不肯来,只派了个带来的弟子,说是...要替他跟您回府。”侍卫作揖禀报说。

“那他要去哪里?”

靖云良闻声望去。只见木栏前,身披白袍的男子负手而立,气质淡雅如雾,言语温和孤清。他侧过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来,只让人觉得,所谓“皎若玉树临风前”——莫过如此了。

这就是凉王府的大公子,多年来被传痴情佳话的苏清泊。

“回大公子的话,”侍卫看了眼靖云良,有些犹豫地答道:“二公子说是...先前已经跟北冥公子约好,要去绮罗阁,不方便放他鸽子,所以就……”

此言一出,席位间的几人皆是无语凝噎。

“跟...北冥公子?去了绮罗阁?”苏清月的注意力却似乎不在苏清玄身上,她面色微白,喃喃自语道:“他怎么又去绮罗阁了?”

“看看啊,我这好二哥真够有礼数的。”苏清鹏望着靖云良,冷笑道:“自个儿溜去绮罗阁快活,让个弟子替他见我母妃?替他去拜祠堂祖宗牌位?本公子竟是不知,世上还有这种操作!”

“三弟,说话注意分寸。”苏清泊撇了他一眼,打量着靖云良,思索半晌道:“也罢。那请这位小兄弟先跟我回府,好帮二弟收拾间院子,把带来的东西都整出来。”

靖云良连忙低头,作揖称是,回头望了眼跟北冥瑞一路说笑的苏清玄,暗自腹诽一番,随着侍卫上了马,浩荡离去。

——

——

长安街。绮罗阁的某厢房里,舞姬翩翩起舞,令人陶醉的乐声不断,可她们面前的两个男子在专心致志地对着棋局,并没有丝毫动容,就好像他们根本不是在风尘场所一样

“清玄,”北冥瑞落下一子,抬头看着苏清玄,道:“你别骗我说你是回来承欢膝下的。”

被亲爹丢在九阙城这么多年,他肯定是回来找场子的。

“北冥兄不必试探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苏清玄漫不经心地落了一子。

北冥瑞嘴角一撇,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事儿,勾起玩味的笑容,道:“咱们玄弟今儿个这么一鸣惊人,就算你娶不了藩宁公主,说不定也会被世家的闺秀们给包围呢。玄弟啊,不知为兄何时能看到弟妹那?”

苏清玄落下一卒,轻而易举地吃掉了北冥瑞的将,看着他颓败的模样,苏清玄面无表情:“不知玄弟我哪日能喝上北冥兄和清月姐姐的喜酒?”

北冥瑞颓败的面孔顿时皱成一团。

“清玄,你敢不敢别往我伤口上撒盐?”他咬牙切齿地说着,却又似乎看到了希望,眼神变得有些可怜:

“玄弟啊,为兄知道你还是爱护我的。你不是回府了吗?等你父王从凉州回来,帮为兄劝劝你父王吧,我真的配不上你家清月郡主啊。”

“北冥兄说笑了,既然父王认准了你,那在父王心中,你与清月姐姐是最合适的。”苏清玄淡然一笑,“我家清月姐姐乃天人之姿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北冥兄英姿不凡,风流倜傥,又是将门之后,还掌握着汴京几处不小的产业。依玄弟看来,汴京虽才俊之多,却唯有北冥兄与姐姐是绝配。”

北冥瑞瞪眼:“......”

绝配个铜板啊。

大华地广才多,这清月郡马谁爱做谁做,为什么一定要他?

北冥瑞有些气急败坏地瞪着苏清玄,拍案道:“苏清玄,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兄弟了!”

苏清玄望着他,哈哈笑了起来。

北冥瑞虽然嘴上说的都是自己如何不情愿,总是一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样子,可事实上他并不追求什么,也不要求自己得到的多么至上。他只是希望,自己的家族能够世代安好,此便足矣。

“北冥兄放心。”苏清玄收了笑说,“我不会让北冥家受到牵连的。”

北冥瑞闻言微怔。

“哼,这还差不多。”他轻哼一声,眼底却多了一丝暖流。又似忽然想起什么,眯着眼问道:“清玄,方才跟着你的那小子,是哪来的东西?”

苏清玄满不在意:“捡来干活的。”

北冥瑞一脸诧异,“清玄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?”

“这么说,我以前很邪恶?”苏清玄挑眉。

“不敢不敢。”北冥瑞连连摆手。

苏清玄甩他一个白眼,转移话题道:“北冥兄啊,我要用的东西,都准备好了?”

北冥瑞正了正脸,没有回话,定定地望着苏清玄。半晌,才听到他严肃低沉的声音:

“阿玄,你一定要这样做么?”

苏清玄笑了,只是笑得有些苦涩。

“不然如何,”他说道,眼底一片坚定:“我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他准备了这么久,吃了这么多的苦,熬过一个又一个噩梦连连的夜晚,不就是为了做这件事?

北冥瑞终究长叹了口气。

“好。”他沉声回道,一脸认真:“不过你要答应我,一切行动还是要以自己的安全为先。出了任何事,都要派人立刻告诉我。”

苏清玄失笑。

“行,我答应你。”

原本,这份兄弟情谊,自四年前的那日之后,他从未宵想。如今这情谊忽然到来,他又并不想拒绝。人非草木孰能无情,兴许他走这条路必将终日孤独,可他心底依然盼望——在这路口,能有一人相送。

北冥瑞这才重新展开笑颜。

“走,玄弟。”他袖子一挥,“为兄带你欣赏这汴梁最好的歌舞去!”

苏清玄起身穿上外袍,同样展颜一笑。只不过那笑容里,藏着一丝被深埋的歉意。

北冥瑞,对不起。

而此刻,凉王府内却并没有找到失联多年的亲人的喜悦。

“母妃你评评理,这苏清玄到底是什么副德行。”大堂内,苏清鹏冷笑连连,“报了自己名号却不上来认亲,摆这么大架子,难道还要我们亲自去迎他回来不成?”

他的左右两边,苏清泊垂眸不语,苏清月心不在焉。主座上,雍容华贵的妇人将茶杯压在案头。

“泊哥儿。”她面色微沉,开口吩咐道:“你去绮罗阁,请玄儿回来。”

不想错过《天下倾歌》更新?安装手闲看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