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频道 > 仙侠奇缘 > 凌栖苏慕晗
凌栖苏慕晗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(凌栖苏慕晗)

凌栖苏慕晗

主角:凌栖苏慕晗 作者:佚名
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3-01-25 13:22:15

飞舟浮于云上,安稳地飞了许久。

因着流光剑宗那“不筑基不可出山门”的规矩,许多弟子入门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踏出宗门。他们自然不愿意放弃这大好的机会,哪怕都被安排了厢房,却个个都不肯窝在厢房里,反倒是在飞舟甲板上待着,好瞧一瞧这天上的风景。

但苏慕晗却恰恰相反,任旁人在飞舟上如何撒野,她也只安静待在厢房内静心打坐稳固修为。

如今她实力尚若,但是一想到自己未来要面对的都是兽神、妖皇这样的狠角色,她便不敢有半分懈怠。

苏抚云的水灵根有残缺,这世上能将其灵根补全的,除了传说中的女娲灵土,就是自己这近乎满值的冰灵根了。

如今的苏抚云修为低,灵根上的弊端还未显露,若是等她以后发现了自己灵根的问题,那么她的那些爱慕者为了讨她欢心,未必不会对苏慕晗动手。

苏慕晗自知这群人的实力比自己高了太多,也不妄想能将人打败,只求有自保之力就行。

只是她这种紧迫感,落到旁人眼里就有了不同的意味。

于是,都不等苏慕晗彻底入定,她的房门便被人敲响了。

苏慕晗本不想理会,她早在准备打坐修炼的时候就在门口挂了免扰牌,就是不想让人过来打扰。但偏偏有人就是有人不识趣,免扰牌看都不看,便将苏慕晗的房门敲得砰砰响。

“师妹,苏慕晗师妹,你在里面吗?我和陈秀师姐她们约好了要去飞舟上面瞧瞧,你要不要一起啊?”苏抚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听着和软悦耳,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但就是这样的声音,生生让苏慕晗从入定中醒了过来,她好不容易抓到的那丝感悟,也瞬间消散了。

因为父亲桑拯的关系,苏慕晗自小被教导要宽和正直,她虽不是会以德报怨的人,但也不会轻易对人动气。

即便是知晓了自己是个书中的人物,最后还落得凄惨的下场,但苏慕晗对于凌栖仙尊等人的反感都要多于苏抚云。

但如今她也不得不承认,或许她和苏抚云就是天生不对付,就像现在她听着苏抚云的声音,心内却莫名涌上一股反感。

苏抚云还在敲门,但与她同行的女修已经忍不住劝道:“抚云师妹还是算了吧,人家苏慕晗师妹估计不想与我们同行。”

这人的声音与先前出口嘲讽苏慕晗的陈秀有些像,苏慕晗很快就认了出来。

门外的苏抚云闻言,用她软和的声音解释道:“几位师姐不要误会,我师妹只是性子有些冷,不是故意不赴约的。”

苏慕晗并不傻,她听得出苏抚云话里隐意。这么多年她也没少因为对方似是而非的解释而吃亏,只不过苏慕晗早就做好了与这些人拉开距离的准备,所以也并不会为他们误会自己而难过。

只是如今看来,她的不在意和退让,似乎让苏抚云觉得自己好欺负。

“得了抚云师妹,你也不必为她道歉了。人家是长老之女,都能逼着让凌栖仙尊收自己为徒了,不想与我们这些普通弟子相交也是正常。”陈秀继续话中带刺。

她还待再多说几句难听的话,来表达自己对苏慕晗这类修二代的不满时,她们的面前的门便猛地被拉开了。

那张轻灵脱俗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,伴随着的是苏慕晗冷淡而坚定的声音:“让几位师姐亲自来叫我,实在是我的不是。不过我以为几位师姐里,至少有一位能看见我挂在门上的免扰牌。”

顺着苏慕晗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那枚朱红色的免扰牌就大大方方挂在门上,醒目到让人想要将其忽视,都有些不容易。

陈秀的那些忿忿不平只得咽回了肚子,那些跟随苏抚云前来的女修们都不免有些尴尬。

还是先前给陈秀帮过腔的粉衣女修最后站出来打了圆场:“瞧我们,竟没留意到苏慕晗师妹正在修炼。”

她朝着苏慕晗一拱手:“我名江妍,是落竹峰的弟子,本也是想着师妹大约是第一次出山门,想约着师妹一起去甲板上瞧瞧外面的风景,不想竟闹出了这样的误会,也不知有没有打扰到师妹修炼?”

江妍都这样放低姿态了,苏慕晗自然不能不给面子,当即便回:“无碍,只是入定中断罢了,不是什么要紧事。”

众人闻言又是一噎,修炼这种事最忌被人打扰,别说是中断了入定,就算是刚开始打坐被人叫起来,都够这些修士厌烦许久的。

如今瞧着苏慕晗还能心平气和同她们说话,女修们也不得不赞苏慕晗一句“好脾气”。

“对不起师妹,我不是故意要搅扰你修炼的。”苏抚云又红了眼睛,她生的虽然不如苏慕晗貌美,但胜在娇俏可人,让人不由地便心生怜惜。

若是换了凌栖仙尊又或者是周衡安,恐怕不等苏抚云落泪,两人便会温声安慰她了。只是现在周围都是女修,即便苏抚云哭得再惹人怜惜,她们也生不出心疼之意。

反倒是她这般柔弱可怜的模样,让江妍瞧着还有些隐隐的不耐。

见苏慕晗并不回应,苏抚云又开口道:“但其实师妹你不用这么着急的,就算你如今还未筑基就要进筑基期的秘境,但诸位师兄师姐也会保护你的。所以你不必这样逼迫自己修炼,师父不是说过嘛,修行之道不要急功近利,该徐徐图之才是。”

最后,她还朝着苏慕晗安抚一笑,好似一个为任性师妹操碎了心的温柔师姐。

但苏抚云不知道,她话一开口,她身后那些女修顿时就变了脸色。

尤其是陈秀,一时间都不知该不该提醒苏抚云,苏慕晗早已筑基了。

苏慕晗叹道:“师姐说得是。”

她这副认真听教的样子,让苏抚云觉得顺眼多了。只是不等苏抚云端出师姐风范再次说教,苏慕晗便堵住了她的话头:

“可是师姐,你或许不知道,我已经筑基了。”

这话好似一道巴掌狠狠地落在了苏抚云的脸上,让她的脸蹭的红了一片。

“师妹是什么时候筑基的,怎么也不同师姐说一声,师姐好送份礼物给你呀。”苏抚云硬是挤出了一个笑,但这笑落在苏慕晗眼里,怎么看怎么勉强。

她不欲与这些人细说,毕竟这些人已经耽误自己许久了:“多谢师姐的关心,不过这只是进阶筑基罢了,若是等哪日我成为金丹修士,再向师姐讨礼物吧。”

这话出口,苏抚云的表情又是一僵。

“诸位师姐还有别的事吗?”言下之意,若是没有别的事,她便要关门谢客了。

这回不等苏抚云开口,名为江妍的女弟子就连忙道:“没事了,我们就不打扰苏慕晗师妹修炼,先行离开了。”

说完,她也顾不得苏抚云是什么脸色,就赶紧带着自己一众师妹们离开了。

其他人都走了,苏抚云自然没有继续赖在这儿的道理。等她与苏慕晗告完别,苏慕晗便“砰”的一声,关上了房门。

跟着江妍一起离开的陈秀还有些不高兴,一路上也不忘跟世界念叨:“那苏慕晗未免性子太傲了些,她不过一个没了父母的孤女,侥幸能被凌栖仙尊收为徒弟罢了,还成天一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模样,真是惹人生厌。”

见江妍没有理会,陈秀又问:“师姐怎么就把我拉走了?抚云师妹还没跟上来呢!”

一直等回了她们的厢房,四下无生人的时候,江妍才松了口气,轻声劝自家师妹道:“往后这两人的事儿你还是少掺和为好。”

“这是为何?那苏慕晗性子不好,万一欺负抚云师妹怎么办?”虽然陈秀自己是个急性子,却分外喜欢像苏抚云这样温柔和善的姑娘。

而且对方身为凌栖仙尊的徒弟,却半点儿不骄纵,对待她们这些寻常弟子都如此温和有礼,极大地满足了陈秀的虚荣心。因此,陈秀十分乐意和这位仙尊之徒交好。

只是她这话落在江妍耳朵里,却让她皱起了眉头:“我说让你别掺和你就别掺和,这两个人都不是好惹的。你瞧着那苏抚云温柔和善,但却看不见她的面甜心苦,反倒是那苏慕晗倒是表里如一。”

江妍的言辞间,也不乏对苏慕晗的欣赏。

她的这番评价让陈秀听了更加不高兴了:“师姐,你怎么还夸起苏慕晗来了?”

“总之,今日就算了,往后你记得离苏抚云远一点,那人心思重爱算计,你小心会被她给卖了。”江妍毕竟是师姐,多少也有些威信在,陈秀即便很不舍苏抚云这个仙尊亲传弟子,却也还是闷声应下了。

没了陈秀在中间搅混水,苏抚云又在苏慕晗那里吃了次亏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苏慕晗得以安稳地在厢房内度过。

等她稳固了自己的修为,从入定中醒过来时,流光剑宗的飞舟已经越过袅袅云雾,来到了云州城。

云州城是紫霄宗治下的城镇,原本云州城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小城镇,只因这里出了个岐山秘境,才一举闻名天下。

只是这岐山秘境只是筑基期的小秘境,唯有修为在筑基期及其以下的弟子能进去,故而虽然这也是难得的秘境,但也不至于引来太多人的注意。

流光剑宗毕竟是个大宗门,在各处城池都有自己的驻地。苏慕晗他们一落地,延华长老长袖一挥,将飞舟收起来后,便领着他们去了驻地暂住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