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领头人当即顿住脚步,咬牙求饶地看向了小家伙的方向。

他很想去带走小公主,可是……他们根本就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啊……

谁知刚抬头,就看到小家伙得意洋洋地朝着他们做了个大大的鬼脸,还吐起了舌头,那得意的小模样……

侍卫们欲哭无泪,只恨不得跪下来求那位在人家怀里卖萌撒娇的小祖宗了。

我滴个姑奶奶啊,你再这样闹腾下去,我们这把骨头都要被你折腾怀了,你竟然还有心思做鬼脸?

一人捂着自己的脸,苦命嘤嘤地道:“首领,现在怎么办?”

那个女人太凶,他们打不过啊!

虽然很丢脸,可这是事实!

领头人咬牙切齿,使劲拍了一下那人的脑门:“还能怎么办?回去禀告太子爷啊!”

难不成还让他们在这里继续丢人现眼?他们丢得起这个脸,太子府可丢不起!

话落,带着一行人闷闷地推开了人群,又气又懊恼得消失在了人群里。

看着太子府的手下怏怏离开,围观人群的议论声很快便大了起来:

“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太子府的人吃瘪呢,要知道,整个京城谁敢得罪太子府的人啊……”

“就是,也不知道那位姑娘到底是什么背景,竟然还这么明目张胆地得罪太子府的人!”

“哎,世上哪有这么多有背景的人啊?我看啊,就是个没有见识的外地人,以后可有她苦头吃的了!”

“……”

走远的夏初尘虽然没有听到大街上的闲言碎语,但京城里的消息都逃不出她的掌控。

旭阳一脸的担忧:“主子,这下可怎么办才好?”

主子的实力他自然不用担心,但是毕竟初到京城,少招惹人的视线,才是上上之策。

夏初尘淡定自若地挑了挑眉,唇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弧度:“无妨,我自然有办法。”

夏染雪想利用她的名字冒名顶替当上太子妃,她既然回来了,当然要为梁安王府精心准备一份大礼!

她很快抱着小家伙到了京城的凌凤阁分舵。

凌凤阁,号称天下第一秘阁,搜集情报、治病救人、兵器制造等诸多实力,放眼整个大陆都是名列前茅;

凌凤阁五年前横空崛起,分舵遍布天下,创建凌凤阁的神秘人也成为江湖热谈,只是五年来,却始终没有人亲眼看到过凌凤阁阁主出面。

“你是……”一看到夏初尘出现在分舵的柜前,舵主震惊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敬畏之色,差点就直接跪拜下去。

夏初尘不动声色地挥挥手示意他不要暴露了身份:“先安排下去,先帮这个小家伙找找她的父亲,再去帮我找几套男装。”

谁知,小家伙一听夏初尘要帮她娘亲,顿时浑身紧绷,汪汪的泪水挂在眼眶里,仿佛随时要掉下来:

“娘亲亲不要抛下念念,念念舍不得娘亲亲呀!——”

软糯奶气的哭音,真的好凄惨好凄惨,却听得夏初尘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她眼皮子狠狠跳着,用最快的速度把小家伙放在了地上,幽幽挑眉道:

“小东西,人都已经走了,还想演到什么时候?”

她不是瞎子,自然看出来小家伙是在装,可是也不知怎么,刚才一感觉到小家伙身上的颤抖,她所有的思虑全都被打乱,大脑根本不容她做出任何选择。

南宫念一听,小身板顿时做了个防备状,雾蒙蒙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心虚。

什么嘛……还以为这次隐藏得很好,谁知道这个女人比她还会忍。

念念无趣地瘪了瘪嘴,可马上,大眼珠滴溜溜傲娇一转,抬脚就朝着凌凤阁楼上去了:

“哼,本姑娘才不管,刚才可是你亲自把本姑娘拐骗到这里来的!以后你就要对本姑娘负责到底!”

说着,小家伙像是走进了自家家门,大大咧咧道:

“有没有管事的?本姑娘要洗澡澡,快给本姑娘准备洗澡水!”

哟?夏初尘饶有兴趣地挑高了眉头,眼角眉梢都是充满兴趣的轻笑,这傲娇的小模样,还真是没谁了!

旭阳瞅着小家伙傲气的模样,嘴角狠狠抽了抽,他看了一眼夏初尘,还是忍不住地道:

“主子,原谅属下直言,你刚才真的冲动了……”

京城关系复杂,主子虽然喜欢小孩,可一向谨慎,旭阳哪里想到,主子就这么不问是非地就把这孩子带了回来

更何况这孩子来历不明,京城又是权贵聚集之地,刚才那帮人背后的主子明显身份地位不同凡响,他都能懂的事情,主子怎么……

夏初尘眸色沉了沉,淡定地端起了桌上的茶水:“让你们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谈到正事,旭阳立刻正色,恭敬道:

“确实如消息所说,太后已经病重整整三个月,药石无医。皇上已经在整个南阳国寻找神医,但至今没有一人能医治。梁安王府两个月前就已经花重金聘请民间神医,至今没有结果……”

冷静地听着,夏初尘脸上只有轻蔑的冷笑:“她会担心没有神医帮她出手?”

她不会忘记,夏染雪身边有个多厉害的师父!

更不会忘记,五年前,她坠下悬崖本九死一生,却还是被夏染雪的师傅在悬崖下劫下了她,害死了她腹中的孩子!

胸腔怒火燃烧间,夏初尘脑海里闪过的,是五年前那个惨烈的夜里,悬崖下将她接住的那个男人模糊的轮廓。

虽然她因为伤势过重、头脑昏迷看不清他的脸,但是她醒来的时候,腹中已经没有了她的孩子!

除了那个人,还能是谁从她腹中拿走了孩子?

他是夏染雪的帮凶,而夏染雪身边能有这样高深武功的,就只有夏染雪的师父!

如今夏染雪到京城备受冷落,必定不会轻易放过在皇宫出头露面的机会,她的师父也一定会来,当年的灭子之恨,她如何能不报!

手指不由地攥紧了茶杯,夏初尘猛地收回了目光,唇角的笑容幽冷嗜血:“给我盯着,夏染雪的那位师父什么时候进皇宫,咱们就选择在哪一天入宫!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