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当她接到消息,梁安王带着嫡女“夏初尘”进京奉旨跟太子殿下完婚的时候,她就清楚当年梁安王和夏染雪处心积虑害她性命是为了什么了!

眼看“夏初尘”和南阳国太子大婚在即,她怎么可能让那个冒名顶替她的女人如意?

旭阳绷紧了身体,清楚捕捉到夏初尘眼底的凌厉,他立刻正色道:

“是,主子,属下马上去准备!”

他连忙转身离开,想到五年来夏初尘一步步精心准备的计划,眼底勾起冷色。

梁安王府,你们是时候为当年的事情付出应有的代价了!

——

阳春三月,繁花似锦,微风浮动湖面粼粼波光,一艘奢华的船只缓缓靠近了距离京城最近的码头。

而几乎就在船只靠近岸边的一瞬间,岸边无数双眼睛都被船头上的两人吸引住了目光。

站在船头的女子清秀绝俗,轻纱质的衣裙罩出她玲珑身躯,清雅脱俗的气质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,更让人觉得自带不食人间烟火的超然绝俗之气。

仅仅是远远地望一眼,便让人忍不住怀疑,这是哪里下凡的仙女?

而她身边的随从,也是俊朗非凡,气质超然,虽然不及他身边的女子养眼,却也是难得一见的俊男。

旭阳忍不住插科打诨,一说话就暴露了自己玩世不恭的性格:

“主子,瞧瞧那些人看你的眼色,多羡慕啊!有几个长相还不错,你当真不考虑给自己找个好人家嫁了?”

说真的,旭阳当真是为自家主子着急。

这都二十几岁的老姑娘了啊,还不愁着嫁人,当真是把自己往尼姑的绝路上逼!

夏初尘眼角直抽,冷眼射过去,明明是一张微笑的脸,可偏偏带着摄人的危机:

“旭阳啊,刚刚说什么来着?声音再大点儿?”

愁着夏初尘那杀气腾腾的模样,旭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:

“没有!属下什么都没有说!”

我滴个乖乖,主子求求你不要笑了好嘛?知不知道你笑起来能把人吓死的!

夏初尘眼底幽深的目光不见一丝异样:“行了,下船,先到分舵安置好行李。”

听夏初尘这么一说,旭阳瞬间解脱,还好还好……保住了一条命。

两人很快坐上了前往分舵的马车,夏初尘一只手撑在窗口,望着京城人来人往的人潮,轻轻勾起的唇角没有一丝温度。

人潮中,不断传来行人热闹非凡的议论声:

“这消息该不会是假的吧!太子殿下家的那位小祖宗离家出走了?怎么可能?!”

“怎么不可能?听说太子府都乱成一锅粥了,说不定那位小祖宗都已经离开了京城了呢!”

“真的假的?要是那位小祖宗真的离开了京城,那咱们真的要去烧高香了!”

一时间,大街上人潮沸腾,不少人已经激动得热泪盈眶了:

“哈哈哈!这可是个好消息,咱们应该高兴才是啊!谁不知道太子府的那位小公主,是个不折不扣的混世大魔王!别说是咱们可怜的小老百姓了,就算是皇宫里的达官显赫,见到那位小祖宗不照样得当神佛一样捧着供着?”

小草民们内心也是崩溃的,谁叫这位京城的混世大魔王是当朝太子殿下的心肝宝贝儿呢,而且还有个了不起的皇爷爷呢!

不能打不能碰,一颗眼泪都见不得,小家伙当真是横行京城,无法无天到人人惧怕!

偏偏,那位小祖宗还有个人人都知道的怪癖:看到模样好看的姑娘就喜欢抱着大腿叫娘亲,躲都躲不掉!

能成为那位小祖宗的娘亲,那是多少京城姑娘的梦想啊,可是当小姑娘叫她们的时候,她们敢答应吗?敢吗!

太子殿下会直接劈了她们的!

马车里,夏初尘听着大街上老百姓欲哭无泪的声音,忍不住抽了抽嘴角。

她手中的凌凤阁情报网密集,对太子殿下这位来历不明的女儿也多有了解,早就听说太子南宫煜把他的女儿宠得无法无天,可没想到宠得全京城都对那小丫头都害怕到了这种地步。

能把女儿宠成这样,也算是他的本事!

旭阳冷哼了一声,嘲讽地道:

“夏染雪也是恶有恶报,处心积虑想取代主子你未来太子妃的位置,可偏偏老天终于长了一次眼,让她就算来了京城,也不能如愿以偿!”

五年啊,对一个女人来说,五年的年华到底有多可贵。

可就因为五年前太子殿下这位来历不行的女儿突然出现,太子殿下不管满朝文武反对,力排众议,推迟了跟梁安王府从小就定下的婚事。

这一推,就是五年。

外界都对太子殿下女儿的来历猜测纷纷,更多的人相信,太子殿下早就心有所属,所以才抗拒跟梁安王府“夏初尘”的婚事,只是不知道,到底是哪位女子,能让他们尊敬的太子殿下,痴心到这种程度?

夏初尘眸色幽幽,眼底的冷意高深难测:“放心吧,她的报应可不止如此。”

话落,她扬声:“走吧,先回分舵。”

马车很快目标地,谁知刚走到半路,大街上突然传来冷厉的声音:

“下手要快!这次千万不能让她逃走了!”

那声音,洪亮利落,一听便知是经过专门训练的高手!

夏初尘眸色微眯,脑海里第一时间警觉,这些人虽然武功高强,可明显不是冲着她来的。

“旭阳,传消息,派人盯着他们。”她来京城是为了报仇,决不允许任何有超出她掌控范围的力量出现。

话落,她掀开了马车帘子,下意识地去寻找声音的来源。

谁知脚步刚刚落在地上,人群里一个小野猫一样的小身板,嗖地穿过人群扑腾到了夏初尘跟前,像八爪鱼般挂在了夏初尘的大腿上,两根面条泪哗啦啦往下流:

“娘亲亲不要抛下念念!念念再也不会不听娘亲亲的话了,呜呜呜……娘亲亲快救救念念,那些坏蛋蛋要抓走你可爱又迷人的念念!”

出声的瞬间,大街上的氛围骤然凝重,人群几乎像避鬼一样齐刷刷往后退了好几步!

天呐,这声音……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