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直到刚才,原主偷听到夏染雪和梁安王在密谋什么,只听梁安王用残忍的口吻道:

“夏初尘那么小**,有什么资格让你跟她客气?能成为你荣华富贵路上的垫脚石,那是她三生修来的福气!记住,那些东西原本就是属于你的,她夏初尘没有这个资格!”

可惜原主太过胆怯,没敢靠近听清他们具体谋划什么事情。

原主当然不甘心!一千个一万个不甘心!

同样是他的亲生女儿,凭什么她的妹妹就可以享受尽爹爹的宠爱,而她身为梁安王府嫡女,却要赔上自己的命,成为夏染雪荣华富贵路上的垫脚石!

突然,数十个动作敏捷的王府侍卫冲破丛林直奔夏染雪而来,他们个个动作敏捷,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脚步如风,明显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高手!

“在那里!抓住她!”

“动作快,不能让她跑出去!”

“来人,放箭!”

夏初尘心口一惊,糟了!

倘若换成平时的她,她定能轻松逃出去,可是现在……

不等她多想,刷刷刷!

暴风雨般的利箭,带着苍劲的力道擦身而过,数不清的箭头,天女散花般破空袭来!

好痛!

好痛!!!

夏初尘疼痛得差点晕厥,痛苦的面孔几近扭曲,强烈的求生欲迫使她去躲避。

可是突然,腹部又是一阵刀绞般的痉挛,夏初尘只觉浑身力气被瞬间从身体抽离,体力不支地翻身栽倒过去。

却不想这一带地势险恶,她情急之下竟然一脚踩空,身子顺着悬崖峭壁滚落了下去!

“啊——”

悬崖下传来夏初尘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她不想这么死掉,更不想带着腹中的孩子一起去死!

夏染雪带着数十人紧追而来,脚步在断崖边顿住,目光锁定在深不见底的悬崖,她绝美的脸上终于勾起嗜血的冷笑,

“我的好姐姐,你不能怪我!谁让你的命这么好,一出生就是皇上钦定的未来太子妃!”

“我们梁安王府远离京城多年,爹爹说了,只要杀了你,我才能有恃无恐地取代你的名字和身份,混进京城成为南阳国唯一的太子妃!”

“你和我之间,注定有我没你!——”

身手的手下见风使舵,脸上皆露出的幸灾乐祸的笑意,齐刷刷跪下:

“恭喜二小姐,大小姐一死,明天你就可以跟随王爷启程进京,跟太子殿下奉旨完婚了!”

恭维的声音成功挑起了夏染雪的兴奋,夏染雪心里不禁有些飘飘然。

夏初尘,你跟太子殿下有婚约又能怎样?

爹爹偏爱的是我,你的婚约属于我,就连名字和身份都附加在了我的身上!

从今天开始,我才是世上唯一的夏初尘,南阳国未来唯一的太子妃!

五年后。

宁静的山谷里轰然传来一声惊天巨响,紧接着便传来男子鬼哭狼嚎的惨叫声:

“报告主子,不好了!你的小祖宗们又把你炼药的炉子给炸了!——”

青衫布衣的男子从灰土中狼狈地爬了起来,又是鼻涕又是泪。

他旭阳可真是个小可怜,他当年好歹也是救过主子性命的,谁知现在竟沦落到整天被主子收养的那些小淘气包欺负得抱头鼠窜!

不远处,刚刚从镇上治病回来的夏初尘嘴角狠狠一抽,隐隐闻到了自己头发被烧焦的味道。

又炸了?这个月已经是第八次了吧?

她的炉子到底要被这帮小家伙炸掉几个?!

她正气呼呼把身上背篼一扔,双手叉腰准备去找小家伙们算账,下一刻,十几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争先恐后地跑了过来,又是殷勤地帮夏初尘捶腿,又是抱着大腿晃啊晃:

“娘亲不要生气嘛,不要听旭阳叔叔的话,我们……我们只是想帮帮你……”

“是啊娘亲,我们看你平时治病救人那么辛苦,所以才……”

“都怪我们不好,我们以后再也不会了……”

这些个小娃娃全都四五岁模样,一个个虽然高低胖矮各不同,但是水灵的眼睛里都写满了古灵精怪,仔细一看,眼神里还带着几分孩童的狡黠和天真。

瞅着这帮赖皮的小家伙,夏初尘脸色黑了又黑,一个个的,哪里有一点像要反省的样子?

“算了,看在这是跟你们相处的最后一天,我就不为难你们了。”夏初尘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笑容,眼神中带着几分不舍:

“你们在我这里也算是学了一技之长,以后你们就跟着镇上的娘亲去吧,我已经帮你们都安排好了,就算离开了娘亲,你们以后也不用再继续流浪的生活。”

一听夏初尘这么说,一群孩子精致的俊脸上立刻收拢了笑容,**嫩的小手紧紧抓住了夏初尘的手,眼眶里有水花盈盈蠕动:

“娘亲娘亲,你真的不打算再多留几天吗?梁安王府究竟有什么好的,你竟然要丢下你的心肝小宝贝……”

“是啊娘亲……难道我们不乖不可爱吗?”

瞅着孩子们眼里泛动的水光,夏初尘不由心口一痛,但很快,眼底便闪过一抹柔和。

当年失去自己腹中的孩子,是她一辈子都弥补不回的愧疚,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,这些年来她才会不遗余力地收留这些可怜的孩子吧。

这些孩子都是无家可归的孤儿,他们对夏初尘心怀感恩,把夏初尘当做了自己的亲人,叫声“娘亲”,夏初尘也没有反对。

她蹲下身来,小心地用长臂将小家伙揽入怀里,柔和的声音似春风:

“娘亲也舍不得你们,可是你们都知道的,那里……娘亲必须回去。”

小家伙们都丧气地垂下了小脑袋,默不作声地嘟哝着小嘴,满满的抗拒之色。

夏初尘眸色微动,眼底幽幽山洞着痛色,澄澈的目光再抬起的时候,却充满了坚定和果决:

“旭阳,马上让手下的人去准备,明天就启程!”

梁安王和夏染雪想瞒天过海,取代她的身份到京城里完婚,哪有这么容易?

当年她刚刚重生归来不明事情真相,可这五年来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,要打听到梁安王府的动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