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“我要报仇!我要报仇,求求你,帮帮我!——”

“我愿意贡献出我的身体,只求你能代替我活下去!帮我报了深仇大恨!”

女子如泣如诉的声音,带着强烈的不甘和怨恨,撕心裂肺地灌进了夏初尘的脑海。

“我定会竭尽全力!——”

“谢谢你……”女子无悔的哭声响彻在夏初尘的脑海,下一刻,她便感觉自己的灵魂被什么东西拉扯进一个全新又陌生的肉体!

刷!

灵魂灌入新的肉体的瞬间,夏初尘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浑身刀绞般的疼痛,让她脑海闪过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念头。

她重生了!在二十一世纪死亡的她,竟然重生到了异世的新的肉体里!

心里瞬间闪过一抹劫后余生的狂喜,不等她来得及探清情况,嗜血的声音蛮便横地传入了她的耳朵:

“那个小**刚刚偷听到了我跟爹爹的谈话,绝对不能让她活着出去!不管怎么样,这一次她一定要死!”

“可……可是二小姐,大小姐肚子里的孩子都那么大了,算算时间都快出生了吧?这要是追下去,会不会是一尸两命啊……”

“废物东西!她跟野男人搞出来的孽种,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世上?爹爹丢不起这个脸,梁安王府更丢不起这个脸!赶紧动手,一炷香的时间,我要看到她的项上人头!”

夏染雪刺耳的声音让夏初尘猛地清醒,紧接着就感觉到小腹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,她震惊看向自己的肚子……

果然,原主这肚子,肚大如磨盘,根本就像是快要生了的样子啊!

“哐当”一声,原主躲藏的柴房门被人粗暴地一脚踹开,两个虎背熊腰的男人狞笑着喊叫:

“二小姐!找到大小姐了!她在这里!”

话落,两人挥舞着大刀,冲着夏初尘的脑袋便当头砍去!

夏初尘虚弱的眼底瞬间闪过敏锐的厉光,咬牙强撑起笨重的身体,疾步上前抓住一人持刀的手臂,用力一折!

“啊……你!”那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,从没料到夏初尘会有如此迅速敏捷的反应,可下一刻,突然改向的大刀便刺穿他的喉咙,鲜血狂飙!

一切就在电光火石之间,快得让人来不及任何反应!

另一人惊愣得忘记反映,这个人……这个人还是他们的大小姐吗?为什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!

眼前她虚弱的样子,分明依旧是那个人,可是那双眼睛,凌厉得就像地狱爬出来的恶鬼!

“二小姐!情况有点不对,你快来看看啊!”突然,他猛地从惊恐中回神,转身撕扯着嗓门边跑边喊。

“不好!”

绝不能让夏染雪带人过来!

夏初尘正因为腹部加剧的疼痛直不起身子,强烈的求生欲让她疾步上前,一把紧扣住那人的左臂,明明是那么一副瘦不经风的身子骨,却在她强撑的意念下爆发出惊人的力气,反手一个利落的过肩摔,将那人摔得七荤八素。

不等那人再次出声,她便一脚踩得那人脸颊变形,直接一刀结束了他的性命!

“怪不得我,你死我活之间,我只能选择你死!”

夏初尘气喘不息,双腿终究因为过度疲累而跪在了地上,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浸出。

还好……她二十一世纪异于常人的体力还在,否则她今天凶多吉少!

突然,下腹一阵异常的暖流涌过,腹中像被千万把刀撕绞般疼痛,夏初尘痛得咬牙切齿,孩子……为什么你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出来?

全身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腹部的疼痛,因此她并没有注意到,从她疼痛开始,她脖子处的一个暗红色标记,正隐隐发出灼热的光来……

而不远处的夏染雪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,顿时面色惨白地狰狞道:

“有情况!都给我回去!”

夏染雪带着一群人再次进门的时候,看到地上的尸体,顿时气得胸脯剧烈地上下伏动,脸上的妆容都快抖落下来:

“都给我追!今天要是看不到她的尸体,你们全都去给她陪葬!”

这么多年了,爹爹都不愿意彻底解决掉夏初尘,今天她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,怎么可能让这个机会白白溜走!

身后数十人吓得身子颤抖:“是,二小姐!”

……

与此同时,东方天空的茫茫夜色下,夜色勾勒出男子完美绝伦的身形轮廓,仅仅是一个身影,便能感觉出男子凌然不可一世的霸气和锋芒。

月色笼罩下,虽然看不清锦袍男子的真容,但是远远的,男子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张狂和凌厉气势,便能让人退避三舍。

突然,锦袍男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,黑曜石般的眸子瞬间卷起暗色的惊涛骇浪,手指猛然攥紧!

而他的手心里,一处血红色的标记正发出灼热的红色光芒,刺眼夺目!

仔细一看便会发现,那暗红色的光芒,竟跟夏初尘手心的颜色一模一样……

男子呼吸骤然凝固,冷峻的侧颜在月光的勾勒下越发勾人心魄,只是那双傲视天下的苍劲眼神,却在此刻变得动摇、担心,甚至是惧怕!

下一刻,男子霸气转身,血色的披风在凛冽寒风中擦过:

“她出现了!马上沿着标记的方向去找她!”

身后跟着的属下紧盯着他手心的红光,立刻脸色一变,赶紧跟了上去:

“是,主子!”

落尘就不明白了,虽说几个月前主子因为身中剧毒,不得已对那个女人用强……

可那个女人也是被人下了药,两人再怎么说,都只能算是相互利用,主子为什么非要在那个女人身上留下标记呢?

难不成主子对那个萍水相逢的女人,竟然有了恻隐之心?

……

茂密的森林里,夏初尘捂紧了腹部,跌跌撞撞地在黑暗中拼了命地奔跑,豆大的汗珠从浸透了浑身的肌肤,浑身的力气也渐渐被剧烈的疼痛夺走。

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,她现在终于知道原主心里的仇恨为什么会这么重了。

原主身为梁安王府大小姐,却从小受尽了亲生父亲和妹妹的虐待;

更可笑的是,身为亲生父亲的梁安王,竟然默许夏染雪谋害夏初尘,甚至在几个月前对原主下药,害得原主失了身,还怀上了孩子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