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霸宠狂妃:邪王慢点宠
夏初尘南宫煜by甜菜有田 霸宠狂妃:邪王慢点宠在线阅读全文

霸宠狂妃:邪王慢点宠

主角:夏初尘南宫煜 作者:甜菜有田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0-03-07 12:47:03

狂妃 邪王 霸宠

她浴火重生,满腔怒火准备报仇,睁眼却白捡了一个男人和萌娃?虐渣爹,撕渣妹,没事带着娃儿跑跑路,拒绝一下高富帅的死缠烂打,小日子也算过的惬意。可一日,夏初尘被他堵在了房间:“你拐娃,我拐你,天经地义跑个啥。”她微微一笑,手中毒针顶住他咽喉:“拐我?成本高风险大,很不划算。”“那我们交易。”他抱起萌宝:“我和儿子买一送一!”夏初尘脸都僵硬了,她只想要回儿子而已,这男人倒贴个什么劲儿!
展开全部

小厮看了眼夏初尘一袭圆领袍小白脸的打扮,哪里像是神医,自然也没有去收拢。

张贴皇榜的内侍公公听到这话,用着奸细的嗓音对着夏初尘道:

“这位公子,为太后治病可不是玩笑,瞧你这年纪怕还是学徒吧?这给宫中的贵人看病诊治可不是你能胡来的。”

“公公可有夜里盗汗,起夜多,早间起来口干发苦的症状?”

内侍一扫手中拂尘,言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夏初尘从药箱之中拿出来一个瓷瓶:“看病讲究望闻问切,从公公的面色间能看出公公肝火旺盛,我这有一瓶去肝火药丸,公公每日服用两颗,不消三日就能好转。”

混在人群之中的旭阳眼神盯着那药瓶,心里肉疼,这主子练出来的丹药千金难求,如今便宜了这个死太监。

内侍王全是在皇上身边的老人,寻常受到的恭敬也不少,眼皮子也不浅,但伸手不打笑脸人,这个少年一口说出他的病症,又有药物奉上,王全也不会再拦着这个少年给太后治病。

“王公公等等。”梁安王府的小厮连道,“我家王爷揪心于太后的病情,还望能和大夫说上几句?”

夏初尘在一旁眸中涌上了一层冰霜,“公公,时辰不早了,太后病情要紧。”

王全不敢得罪梁安王府,毕竟那儿有着未来的太子妃,且梁安王府的权势也不小,“这位公子,不差这一会儿要不您还是和王爷……”

王全话还未说完,就被夏初尘给打断了,“公公此言差矣,差之毫米失之千里的事也不少,病情急切,万一就是差了那么半刻钟,皇上怪罪下来可就糟了。”

王全听到这话,也不作耽搁,真要是因此怪罪下来,他宁可选择得罪梁安王府的。

梁安王府的小厮听到这个就匆匆往梁安王府赶去,这小子竟然那么不是抬举,要是不能医治好太后,梁安王府也要治他一个不敬之罪。

夏初尘跟着王全进了里边,得见天颜,她微微行了一个礼,等起身时,看到一旁的灰袍中年男子,她的眼中淬着剧烈的仇恨。

不过也仅仅是一瞬而已,脸上又恢复了温润。

“王全,你什么人都往宫中领了,这人还是一个少年,如何给太后看病?”

面对南阳帝的指责,夏初尘神色依然维持着淡定,并没有以前宫外而来的“神医”在得见天颜时吓得腿软。

“陛下,不妨让在下先给太后看看?”

王全也道:“皇上,民间有句话叫做死马当作活马医,要不就让这位小兄弟先给太后把把脉?”

一旁的上元尊者不屑地望着夏初尘,言道:“狂妄小儿,这可不是什么乡下地方,随你乱来,太后的身子若有闪失,不是你这黄毛小儿能承担得了的。”

里边太后呼着疼痛,南阳帝也只能信了这句死马当作活马医,让夏初尘入内诊治。

夏初尘走进太后的寝殿,金碧堂皇,底下更是铺满着大理石,还带着点点金箔,可见南阳帝的孝顺。

也难怪,梁安王府会对太后那么上心。

“太后是否腰际两侧长满了疱疹?”夏初尘在诊完脉之后问道,“长着疱疹的地方还伴有剧痛?”

在病床上被巨疼所累的太后点点头。

一旁照顾太后的嬷嬷说道:“正是,一个月前生过,用了太医的药后好了许多,可太后这腰间越发的疼痛,疼起来坐立不安,那消下去的疱疹竟又起来了。”

夏初尘起身对着陛下道:“太后所患之病并非大病,能治!”

太医院的院判听到这个后,说道:“你说能治?”

“嗯,能治,因前边医者处置不当,将病情拖到了如今伤及性命的危机。”

太医院判听到这个可还了得,连忙下跪表着衷心:“陛下,臣等是按照医术所医治的,上元尊者也在,还请尊者说说我等救治之法可有错误。”

上元尊者弯腰道:“怕是这个猖狂小儿胡说。”

“是不是胡说,只要我给太后医治了,便能知晓!”

夏初尘冷冷的眼神扫过上元尊者,虽然他与自己当时迷迷糊糊间见到的身影有所不同,但终究五年过去了。

她使劲地克制着内心之中的仇恨。

“陛下,还劳烦您请一个女医过来,缠腰火丹只要施以针法,以丹药辅之便能痊愈。”夏初尘说的头头是道。

太医院判怔愣,“这脉象根本就不是腰缠火丹的脉象,腰缠火丹病因以肝脾内蕴湿热,感染邪毒而起,太后的脉象并非肝脾内蕴湿热……”

夏初尘道:“此症还分为两种,有毒热炽盛与湿热博结两种,太后并发是因为毒热炽盛,而你们却用了寻常疱疹的祛湿之法,当然病情越来越重。”

太医院判额上滚着冷汗,此症他们只在医术上看过,从未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此症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查看伤口,靠把脉根本不行。

可是太后的腰哪个太医敢看?

嬷嬷宫女不懂医术,形容出来的症状和普通疱疹无二,太医们都没有想到是腰缠火丹这病。

“陛下,或许这位公子说的是对的,信这公子一回!”太医院院判声音颤抖着磕头。

南阳帝脸色很难看,找人请来了女医。

在南阳国,行医的女人被称为医婆属于三教九流的人物。

不过宫中的女医特殊,专门给宫女看病,有些难以让太医看的事情,也会让女医来做,譬如这一次给太后施针,女扮男装的少年夏初尘只能让女医代劳。

夏初尘演示了一遍扎针艾熏的手法,“此药丸给太后服下,能止疼,我开张方子,每日扎针两回,配以药贴,不到三日就能去除此病,日后不再复发!”

“腰缠火丹还能不再复发?”太医院院判不顾身怀重罪激动问出声来。

医术之中说腰缠火丹多会复发的。

“嗯。”夏初尘冷淡地应道。

上元尊者脸色俱黑,腰缠火丹并非大症,他竟然没能查出来。

女医施完针后,待太后用了药,太医院判再去把脉时,发现那凶恶的脉象已经平息,“皇上万福,太后万福,太后已无生命之危。”

不想错过《霸宠狂妃:邪王慢点宠》更新?安装手闲看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